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国际少儿航空绘画比赛
静态比例模型比赛

未来飞行器设计大赛

模拟飞行培训

航空夏令营

其他科普活动

飞机型号:
飞机型号:
飞机型号:
飞机型号:

静态比例模型比赛

您的位置:   首页 > 科普活动 > 静态比例模型比赛

我的模型情结

更新日期:2007-11-16来源:航宇科普

与许许多多骨灰级航空迷一样,我同时又是一个十足的静态仿真飞机模型爱好者。打十五岁开始迷恋上航空以来,转眼间已过去整整三十九年!在此期间,我苦心积累了四千多册航空藏书,它们已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可以这样说,在三十九年中的每一天,我无不埋首于航空研学之中,并从中获得常人难以体验的无穷乐趣!当然,制作静态飞机模型,始终是我的最爱。

记得幼时,曾目睹既当教师又兼职校外船模辅导员的母亲,带领一批学生连日奋战,就在我家的写字桌上做成一条1.5长的万吨轮观赏模型。而当时用那种腥臭的“猪血老粉”作腻子,对船壳进行反复打磨的情景却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记得我第一次“染指”模型是始于1966年。当时正值“停工停学”的特殊年代,别人都忙着刷大字报造反去了,我却翻出1964年全套的《航空知识》,按照上面陈应明的图纸,找些零碎木料,做起了1/100的实体比例模型(顾名思义,此“实体”二字,正好和今日“空心”的塑胶拼装模型形成了对比)。那时我选择了米格-21F-13和米格-17F两种机型(当时杂志上可不敢标明飞机型号)。当然,那时也使用“腻子”(哪有今日的软管装“补土”那样好使!)它是用香蕉水化开塞璐璐乒乓球,先做成自制的“快干胶”并稀释以后,再拌上自中药铺买来的滑石粉调配而成的。至于座舱盖,则与机身整体雕出,再涂黑以代表其透明部分。至于对各个横截面形状的控制,则全靠自制卡板来把握了。还有,当时流行用一根铁丝将模型高高托起作飞行状,所以也省得再做起落架了。

在渐渐尝到甜头以后,我的兴趣大增,又继续加工第三架、第四架……。如SR-71A、北京一号、Q-2CB-57BF-105D等等。当时,最最缺乏的是工作图纸。由于全面停刊,模型三面图只能靠自己来画。我在确定型号以后,先找出外刊上的小三面图、外形参数以及一些照片,然后尽可能准确地按三维概念画出它的全部线图与剖面。如此工作虽辛苦了点,但却乐此不疲。自那时起,我认定以1/50的缩尺比例为己用,并一直沿用到终止实体比例模型的制作为止。(在80年代之前,我国和其他前社会主义国家一样,模型比例均采用公制的1/251/501/100套路)。

大约在1968年间,一位朋友“冒险”为我搞到一本由原中福会少年宫编印在黄糙纸上的“实体比例飞机模型图册”,我曾为此欣喜若狂。她翻版自前苏联,所以收藏了不少东欧国家的怪机型,可惜没有什么军用型号。

前几十年,实体比例飞机模型的制作活动一般都集中在大城市的少体校、军体校或少年宫的航模队里,单干者极少。而且,其开展势头与普及程度,根本不能和“可飞行”类航空模型相提并论。

80年代之前,国内可以搞到的象真模型公开图纸,几乎全系陈应明先生所绘。为此,我觅齐了自50年代以来老先生所有版本的实体模型书籍。可以说,我做模型最早是得益于他。后来,我竟有幸和他成为忘年之交。每逢参加全国性航空研讨会(因为我同时又是上海航空学会科教委员和中国航空史研究会理事),我们常常同住一套屋子,晚上一边品茗他自煮的名牌咖啡,一边把古今中外的飞机一直侃到夜深人静时。和他老人家论飞机,简直是一种天大的享受。而每见面一次,我总能满载而归。到90年代初,又承蒙老先生推荐,让我受聘为空军航空博物馆的航空史研究员兼模型工艺师,但很抱歉,我从未为博物馆的模型展示做出过什么贡献。

值得一提的是,在我们上海闹市区的南京西路上,开着一家两开间大小、名叫“翼风”的模型材料商店。据说迄今已有六、七十年的历史,这确实在国内可算首屈一指!某一天,“翼风”沿街橱窗内突然摆出一架1/50的米格-19C木质实体模型,面对如此新锐的型号,竟吸引我猫着腰足足看了半个钟头,直到弄清其制作工艺和外部每一处细节为止。

七十年代后期,文革刚刚结束,“翼风”恢复开业。国内模型界虽未完全复苏,但爱好者已经可以再次从那里买到所需的小马达、小五金工具、乃至一、两种实体比例飞机模型工作图。最有意思的是商店将红、黄、蓝、白、黑、银六大原色的硝基喷漆分别灌进5毫升的青霉素空玻璃瓶内出售,每样一毛钱。买回家后只要稀释混色即可用毛笔涂装。它方便了普通业余制作者为模型上色,一番苦心难能可贵。

“翼风”常年出售各种规格的脱脂脱水松木板、松木条和松木方子。也出售将木料和图纸捆绑在一起的飞机或舰船套材。其飞机型号除了米格还是米格,美国型号在那时是绝对不敢上柜供应的,谁想讨个“为帝国主义歌功颂德”的罪名?而在少得可怜的几种套材中,又无一例外会附上一块薄薄的有机玻璃板,算是供你压制透明座舱盖用的材料,另外几支细铁丝派什么用场你搞不懂了吧?做炮管呗!所以说,老模型迷对“翼风”总怀有挥之不去的一份怀旧感情。

但面对足以误人子弟的那几张永不更换的模型三面图(由于多次翻印,形状与尺寸早已经走样),我曾精心绘制了1/50比例的米格-17PF、闪电F.Mk6……等模型专用图纸、多次面呈店经理,目的只是为了给广大同好多提供一些型号选择。但遗憾的是那位恭谦又矮小的老者在千恩万谢之后,始终没敢采用。后来,他对我悄悄打招呼道:“还是不太方便呀”。到九十年代初,或许是受经济思潮的冲击,好端端的一家“翼风”竟将铺面一劈两段租给了音响器材商和文具店(而文具店只留2个柜台卖模型)。幸好后来在上级关于“保留特色商店”政策的干预下,才又一次被改回来。目前,这家打扮一新的传统老店主要经营陆海空高档模型,其中静态模型只占铺面的五分之二,而传统的实体木模型早已荡然无存。

进入八十年代以后,我家中的航空书刊一下子多了起来,于是常有人托我绘制模型三面图。工厂里几位手巧得很的老年高级技师也想做做实体飞机模型、上海航空公司和《中学科技》杂志也想联手搞一次波音757飞机模型制作竞赛、地方的军体俱乐部和人武部也需要制作民兵训练用的飞机识别模型,甚至有出版社前来联系出专门图册的……我都用自己的劳作满足了对方,因为我打心里喜欢这项活动。

记得我画得最详细的一套图应该是1/50YF-16A。当时它在美国试飞仅仅一年,所以手头的参考资料很少。但由于考证得当,出图效果很不错。若干年以后,当我找来外刊上的权威模型图与其加以对比后发现,发现彼此间的轮廓线条和断面曲线差异甚小。

为满足本人和周围朋友制作模型的需要,我在八十年代里先后悉心绘制过1/50比例的三叉戟3BF-16AT-38A、杜-22AH-1FSaab-105 、雅克-36F5U-1F11C-2(霍克Ⅱ)、OV-10AF7U-3MEA-1EAD-5W)、SE.5a、幻影Ⅲ等等模型工作图,其中的一部分曾在《航空模型》杂志上发表过。我本人和朋友们也据此制作了许多很漂亮的模型。

此外,我还在这份杂志上连载过一些可供静态飞机模型制作者参考的文章,比如《怎样自行绘制像真模型工作图》、《塑料像真飞机模型组装工艺》、《各国军用机机徽图案漫话①-⑤》、《各国军用机命名及机号①-⑤》、《利用复印机改变模型图纸缩比的估算方法》、《拼装飞机模型的工艺》和《联邦标准色FS595a和模型涂色》……等等。

以前做一架木质实体飞机模型,化在削形和表面打磨的时间很长,也很累人!有时总工时可以占用几个月的业余时间。这对于现今做惯了塑胶拼装飞机模型的诸大师而言,或许是难以接受的。但它却能磨练自己的木工技艺和表面处理能力。不少有过同样经历的人也许都会有同感。因此,在实体飞机模型和塑胶拼装飞机模型之间,没有高低雅俗之分。特别是后者具有形状准、省时省工等优点,因此,她有力地推动了静态模型的进步与普及。然而毋容讳言的是,近20年来,木质实体飞机模型的制作面确实已大大萎缩,它是否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受到了拼装模型的冲击?

我首次斗胆拿自己的实体模型习作参加大赛是在1987年。当时,我那架各操纵面均可活动的1/50  F7U-3M“弯刀式”舰载喷气战斗机模型,在上海市第四届实体飞机模型锦标赛上,以512分全场最高得分荣获成人组冠军(作为奖杯,是一只8的气压式暖水瓶,嘻嘻 !)同时,由我和少年宫顾指导员带出的首批中小学选手,他们的1/50  A-4、闪电F.Mk6和米格-21模型在比赛中分别获得各等级的前三名。当时,国内一些杂志以及日本的《复制》和《航空世界》月刊都专文介绍了我和这几架获奖模型。在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初,上海航空学会、上海航空模型协会联合上海航空航宇科普中心做了一件大好事:即每年举办一次(静态)实体飞机模型大赛,它曾是维系广大实体模型迷交流与交友的精神支柱。在第七届大赛上,我第二次参加了比赛。结果,那架1/50EA-1E“空中袭击者”预警机又让我夺得了成人组亚军的称号。一九九三年,当我再一次准备好一架寇蒂斯F11C-2“霍克Ⅱ”海军双翼战斗机实体模型打算参赛时,却再也没能盼来这样的机会!我将这一年比作实体飞机模型在上海的终结之年。……

多年来,通过模型制作与航空研究,我和国内外许多发烧友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其中,在航空史、航海史、静态飞机模型和静态船舰模型制造方面都造诣颇深的胡其道先生人品一流、与其交往让我受益非浅,他成为我最值得信赖的同好和朋友。

除此之外,我还曾十分荣幸地为我国军事科研事业义务精心制作了有关的实体比例模型。

随着大连玩具厂引进数种1/100的日本タカラ牌塑料拼装飞机模型,将中国广大青少年带进了一个既陌生又充满乐趣的组装模型世界。我们这些“啃木头者”也先后“拜倒”在拼装模型的石榴裙下。但可笑的是,由于一开始缺乏经验,我的处女作竟然“不修边幅”到如此田地:一不去飞边,二不填缝、三不涂色,更不知水贴标志为何物。

作为我们在塑料拼装模型方面的启蒙者,日本已故模型大师内崛省作先生于八十年代先后参访了《航空知识》编辑部和中国国内多名实体模型爱好者,其中主要是陈应明、唐胜生、胡其道和我。这个腼典又热情的异国朋友非常慷慨地给我们分别带来大量相关的参考书刊资料、工具、图纸、模型套件、各色郡士涂料、自铸零件用的树脂原料甚至蚀刻片。让我们全方位认识了塑料拼装模型为何物以及它的制作特点。作为中日友谊的象征,我迄今仍珍藏着他风尘仆仆专程自日本带来送给我的那架经过他精心改装过的1/50 “米格-15比斯”拼装模型。为把它改装成我志愿军英雄王海将军的座机,他曾携带国际标准色标和照相机,专门赴北京作实物考证,并包铝。座手柄开机体细小文,都一一经手,机徽与机号则全部手工喷涂而成。一见绝鼎佳作。在日名气,当内崛先生曾对:也由于受,即使,真能坚持制已不了。

日本历年参的作照片来,那些东洋高手的木质模型之表逊色于当时世上最作品,而上去感。人虽很做旧,地道。有许多罕见的飞机型发商屑一顾,但这恰好正是实体模型能弥补发烧友心中缺憾的一大优势。

“环”、“威”、万模”、再后还不更多“舶来品”拼。我用惯了的秃笔,换上得不行的喷尽情发挥、自我陶醉。然扫、渍洗…有长进。

论是过去的实现在的拼一般只1960用机如果不是受住宅空间的制约,我当然更倾向于收藏1/48缩比的模型。出于对制作时间上的考虑,也许以后我制作实体模型的几率将会很小很小。

不免汗颜。年来各路高钟志毅、张维、刘明、陆江等)的指点帮助。结识了商,其实,做人能这也就心满意足了。

因此,谨借行抛砖引玉之实,广同好致意。各位百尺杆头,玩

 

                                          (作者:东 写于2001-9-23  1030

                                                 2002-4-20 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