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联系我们
飞机型号:
飞机型号:
飞机型号:
飞机型号:

风云人物

您的位置:   首页 > 航空地域 > 风云人物

纪念大师内崛先生

更新日期:2011-8-11来源:上海航宇科普中心

我 的 无 限 思 念

 

提起内崛省作先生(严格说,这个“崛”字在日本应是踢土旁的),心里就非常地难过。2007年是他的十四年祭。14年前,他的去世,成为中国航空迷和模型迷的一大损失。只要一见着已留下不多的照片,就不禁忆及当年的点点滴滴。

1988年8月13日,在互相通了两三年的信以后,内崛省作先生首次光临寒舍与我一聚。当天他一下虹桥机场就租车直奔我家,记得这是一个艳阳高照的明媚的周日上午。作为礼物,他带来了经过精心包装的心血之作,一架作了彻底考证并在内外加以仔细改造的1/48缩比的米格-15模型。(志愿军空军 王海将军 韩战涂装)。据说,为此他专门去中国航空学会打出证明,然后前往北京军事博物馆细细考察了那架079号米格-15,单胶卷就用去一箱,而且还利用联邦FS959a色标对飞机逐段测出色调……他对模型制作的执着精神和技术上的严谨态度实在令人钦佩。难怪此大作的座舱内外都制作得栩栩如生,而且每一处极微小的蒙皮文字都一一手书上去,实在见功力。这在10年前是足以令我等叹为观止的。(见日本《模型艺术》杂志1985年第1期报道)

而最有趣的是,他一踏进门就忙不迭地表明了自己的政治态度:“我对日本过去侵华行为表示最大的歉意!”这不,又幽了日本式的一默。

我们的交流内容主要的是仿真模型的工艺(自然包括木头实体模型和塑料拼装模型两部分)以及历史上各式名机的传闻。我们谈得自然是很开心,我蹩脚的日语加上笔语和手势的辅佐,并未阻碍彼此的交流。当时我国国内尚未引进拼装飞机模型,于是他不厌其烦地为我寄来了许多型号的模型套材、工具、郡仕涂料、补土、用于浇注改造的树脂原料,乃至当时曾被我等视作“天外来物”的蚀刻片。

他的腼腆和诚实,他的博学和恭谦,无不给我留下极深刻的印象。下午,我们又一起去了本区的少年宫,观看了学生们做的一些即将参赛的不同型号的木头模型飞机。而它们的参考对象又大多出自由先生先前提供的丰富资料。

其实,先生早在80年代初已先期拜访了《航空知识》杂志社,并得到编辑部谢础、吴少猷和熊伟等人的热情接待(祥见《航空知识》1983年12月号的报道)

80年代初期,他怀着和中国模型迷进行交流的初衷,先后和陈应明老先生、胡其道先生和我本人结识、并很快成为莫逆之交。(见日本《复制》模型杂志1988年5月号和1987年9月号的图文报道)

不久,我因先后需要开工好几个不同型号的木头模型,他不厌其烦地多次从日本邮来大量的参考资料,其中甚至包括复彩色印件、各种版本的三面图(且均按照中国习惯从1/48的比例精心调整到1/50)、细节照片和相对应的各种航空或模型杂志。当时这些型号包括F11F虎、F4D天光、F7U-3M弯刀、塘鹅、A-4天鹰和米格-21F等等……他真是个热心肠的人。

2年后,他第二次访问上海。我和他除了继续交流飞机和飞机模型之外,还一起参观了上海航空宇航科普中心和江湾航空馆。之后,再前往上海航校乘坐老掉牙的“安-2”飞机。因为内崛先生做梦也想感受一下“古典双翼机的飞行乐趣”。可惜到现场以后,校长因考虑到万一发生意外之后将非常麻烦,所以最终没有开车上天。

多年来,他为向中国朋友引荐和介绍国外早已经风靡的拼装模型、作出自己的巨大努力。

1993年,内崛省作先生不幸仙逝,噩耗传来,国内诸老友无不痛惜与悲伤。数月之后,先生的亲友按照遗嘱将其私藏之航空和模型书刊中的很大一部分分成数大箱,分别赠送给中国的陈老、胡先生和我等四人……这些精彩的60-80年代的外国航空刊物成为我们个人藏书中极其珍贵的一份精神财富。

先生的人品和人格是高尚的、先生对中国人民的友情是真诚的、先生的音容笑貌永远留在我们的心中!

 

(作者:江东)